云飘雨花飞

可以称呼在下雨花。
主混凹凸。
脑洞宛如天坑的辣鸡纯文手。
可能会时不时地皮一下。
大概是个经常文风突变的人,热爱神转折。
混乱中立。
吃的cp很多还很杂,可以一定程度接受拆cp,但是拒绝对家。

淡圈声明

在下明年就高三了,所以可能会断更一年左右,不过也有可能会诈尸个几次,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!暂时先说拜拜啦!

【金瑞】幼金和幼瑞的日常

①    挂在教室前黑板上方的电子钟的时间从16:24跳到了16:25,整个二年级(7)班都显得更加躁动。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吱呀吱呀地响着,伴随着教室里窃窃私语的声音,让老师不得不一次次重复“还没放学!安静!”
        金像是摇摇晃晃的不倒翁,来回晃动椅子,连带着桌子也在振动。一旁的格瑞虽然也很想早点放学,但在上课时间他会一直坚持认真听课。但是金的动静太大,他根本就写不了字,只得拉了拉金的袖子:“金,你先安分点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乖觉地端正坐好,眨巴眨巴眼看着格瑞,做出一副“宝宝很听话”的表情,格瑞有种看萌叽叽的小奶狗卖萌的感觉,不由得揉揉金的头发。
        “金!格瑞!上课不要交流!”耳边传来老师的怒吼。
        格瑞转回头,金委屈地噘嘴。
        格瑞耳尖泛红,悄悄在课桌底下拉起金的手。


②    “金!东西都带好了吗?!”秋担忧地喊着急急忙忙跑出去的金。
        “都带好了!没事的!”金毫不在意地随意应和着。
        傍晚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轰隆――轰隆隆――”
        “哗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悲催·没带伞·落汤鸡·金苦哈哈地坐在在学校门口的杂货店门口,仿佛一个失学儿童,艳羡地看着学校里(有伞)的孩子一个个走出校门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金感觉有道阴影把自己遮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又忘记带伞了啊。”还是那么冷冷清清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金脸上闪过错愕,随即变为惊喜。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!!!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!不不不!你是天使!你是光!你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!!!”
        “离我远点!你浑身都是水!”



       

【凹凸】幼儿般单纯敏锐与神明般透彻宽容――安莉洁

一个渣渣的瞎bb,千万别信,我自己写文都ooc。
会涉及其他人物,但是没有cp!没有cp!没有cp!
拒绝一切黑子和ky。

        最开始粉小柠檬是因为她的颜,但到后来,越来越喜欢她的性格,也才真正爱上她。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的现设删掉了明确的圣女设定,但从她目前的表现上看,却比旧设带有更多的宗教色彩。不过从衣着上很难看出来,毕竟没有几个虔诚的圣女会穿露腰水手服和短裙……我觉得这大概是旧设叛逆少女设定的遗留产物,不过也算是萌点啦!
        柠檬目前的能力除了“冰界领主”的元力外,更重要的应该是她准确的判断力和神乎其神的占卜。先不论不太科学的占卜(凹凸的世界观本来就不科学),安莉洁的判断力相当好,可能是因为单纯的角色比较容易看透人心,不论是扑蝴蝶还是玩虫子,都像是没见过世面的闺阁小姐(划掉)忙于宗教事业的圣女。最明显的表现是把金推下悬崖。
        当时的情况下,直接说“我占卜/直觉跳下去会解决问题”肯定不行。凯莉当然不会信,金出于友谊大概会信一点,但凯莉会影响金的判断。既然不行,那就只能先斩后奏了。
        目前的情况是,金和凯莉都会飞,但安莉洁不会。 这个时候,先让谁下去就很有讲究了。自己先跳?金会跟上,但凯莉不会让金去冒险,这个计划让自己冒险还不一定成功。推凯莉?不行,毕竟凯莉大佬还是很敏锐的,而且当时对安莉洁肯定很有防备。于是先推金就是最好的办法了,金会飞(而且骨骼清奇),不会受伤。自己再下去,依金的性格,即使刚才是安莉洁推的他,他也会接住安莉洁。而凯莉看到金下去了,自然会跟上。于是三个人都可以下去,也没有人会受伤,完全可以称得上最完美的计划,并且这个思考是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完成的,足以证明安莉洁的敏锐了。而我对柠檬那句“好玩”的理解是:所有的事情都按照她设想的来,她判断准了每个人的行事方式,而她只要享受飞跃的过程便够了。emmmmm……所以说天然黑真是可怕,还好柠檬是个爱好和平的。这个情节是我在第二季中最喜欢的几个情节之一,真的相当符合人设。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敏锐的判断力造就了她的透彻,她可以看透人心(我一直怀疑她是不是早就知道罗德烈就是迷宫之主,毕竟她抱着罗德烈时说的话太值得玩味了)。可是她的透彻并不使她刻薄,看透人性的人很容易对人失望,但柠檬很宽容,大概是因为她本身的信仰,安迷修也是因为信仰而悲悯(这点在讲安迷修时会说)。凯莉在被安莉洁说中后反应激烈地攻击,但是安莉洁只是防御,而且后来对于凯莉也没有很明显的敌意。以及,柠檬似乎并没有特别认真地在意过什么,除了过关之外。虽然在找罗德烈的身体,也答应了和凯莉的比试,可是却没有真的很在意和凯莉的赌约,不然也不会沉迷于玩虫子了,而且在拿到又弄丢后虽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很在意,对于凯莉“当然不算”的话一句反驳也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我一直很方,虽然小柠檬目前过的很自在,好像没有太多事会烦恼,但我还是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,总感觉柠檬身上立满了flag。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官方说了凹凸会走正常少年漫的方向。从目前的情况上看,多半是要走上推翻创世神的邪恶统治,拯救无辜的人民,开创美好未来新世界的道路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!安莉洁一开始就表明了她是信仰“神明”的,目前有明确提过的神明只有创世神,当然,也不排除有其他没提过的神的可能性。安莉洁的世界观其实很脆弱,她判断事情的价值观、做事的标志和方式都建立在她对信仰的虔诚上。而占卜、祈祷和洞察人心的能量,都只是手段而已。安莉洁的世界依托于他者,也就是“神明”上。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不像凯莉,凯莉有自己的脆弱,但她完全为自己而活,只重视自己在乎的人,面对挫折可以自我调整。安莉洁也不像同样有信仰的安迷修,安迷修其实有属于自己一套的行事方式,对骑士守则的理解有自己的特色。安莉洁活得太单纯,也太危险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“神明”真的是别的什么神那还好,如果真的是创世神,如果真的要走推翻创世神的路线(如果不是这么走就另当别论了),那么,那时――
        就是安莉洁的信仰崩塌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。

【凹凸多cp+非cp】有一天,凹凸大赛的系统出了故障

这里用的是QQ故障的梗,cp有嘉瑞,卡柠,埃艾,雷安,金凯,非cp有紫堂家族。

①『嘉德罗斯与格瑞的聊天』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:“格瑞来打架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:“???故障了?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:“格瑞,我喜欢你!比赛结束我们就回圣空星结婚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:“你不要老把我当小孩!我的系统可是下载了一大堆教学软件!什么[哔――][哔――][哔――]我都知道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:“就是不知道你喜欢哪个玩法……要不都试一遍也可以……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:“诶对了,我们可以要几个孩子!反正研究所长肯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。啊……几个孩子太烦了,就一个好了,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的。而且我们的孩子肯定是最强的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格瑞:“……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格瑞:“谁要和你生孩子了!!”(红感叹号)

②『卡米尔与安莉洁的聊天』
        卡米尔:“发不了了?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卡米尔:“安莉洁,我喜欢你。虽然你对我不如大哥那样重要,但我想和你度过一生。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卡米尔:“以后我所有柠檬味的蛋糕都是你的。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卡米尔:“但是你也看不到啊……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:“可以啊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:“我也想和卡米尔度过一生。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卡米尔:“!!(脸红)”(红感叹号)



③『埃米与艾比的聊天』
        埃米:“老姐你把我删了???!!!诶?没有提示,那就是故障了吧……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埃米:“反正你现在也看不到,我就说了。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埃米:“我不想只当你弟弟,明明只有我是最爱你的!为什么你还要去找最帅的男朋友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埃米:“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!没有别人,只有我们两个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艾比:“好啊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艾比:“你要是变心了我就告诉爸妈你诱pian我,让他们打断你的腿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艾比:“我是不会替你请骨科医生的。”(红感叹号)



④『雷狮与安迷修的聊天』
        雷狮:“?咋了?这个大赛的破系统终于出故障了?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雷狮:“安迷修你听好了!本大爷忍你很久了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雷狮:“天天撩妹偏偏对我就这么冷淡!你根本就是个直男吧!直男和我谈什么恋爱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雷狮:“整天唠唠叨叨的跟个老妈子似的,有完没完了?不就是吃完饭没洗碗,起床没叠衣服,洗衣服没把衣服分开洗吗?!有必要生气吗?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雷狮:“还有你那是什么直男审美!衬衫还不错……但是鞋子是什么鬼!你一个绿眼睛穿什么红鞋子!这么大了还在看童话故事《红舞鞋》吗?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:“呵呵。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:“分手吧雷狮。”(红感叹号)



⑤〖参赛者群6(本群共86人)〗
【管理员】金:“怎么回事?!这是有什么毛病吗?!”(红感叹号)
【管理员】金:“听好了!我忍你们几个情侣狗很久了!天天秀什么秀!以为自己是陈独秀吗?!”(红感叹号)
【管理员】金:“不知道秀分快吗?!相爱相杀干什么!彰显自己与众不同!?谈恋爱这么高调有考虑过围观群众吗?!”(红感叹号)
【管理员】金:“mmp见你喜欢的人和别人说话就骂人是渣渣!素质在哪?!”(红感叹号)
【管理员】金:“我告诉你们!我,金,忍不了了!”(红感叹号)
[……【群主】凯莉已将本群删除……]

     〖参赛者群7(本群共86人)〗
[……【群主】凯莉将金拉进群……]
[……【群主】凯莉将格瑞拉进群……]
[……【群主】凯莉将安莉洁拉进群……]
……
……
【潜水】安迷修:“凯莉小姐怎么了?突然把群删了?”(红感叹号)
【群主】凯莉:“哦,系统故障了。”(红感叹号)

『凯莉与金的聊天』
        凯莉:“你个傻子就不知道好好看看到底能不能发再发吗?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金:“啊哈哈我下次会注意的……谢谢你啊凯莉,我们果然是好朋友!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凯莉:“……”(红感叹号)
        凯莉:“[总有人凭自己本事单的身. jpg ]”(红感叹号)



在离这里很远的平行时空
①〖紫堂家族参赛者群(本群共1人)〗
[……【管理员】紫堂林因被回收被移出本群。……]

    〖紫堂家族参赛者群(本群共2人)〗
[……【群主】紫堂陆将紫堂幻拉进群……]
【群主】紫堂陆:“你别自作多情,我只是为了给林报仇才这么做的。”(红感叹号)
【群主】紫堂陆:“???!!啧,偏偏是这个时候,算了不管了!”(红感叹号)
【群主】紫堂陆:“凹凸大赛没这么简单,不要太大意!”(红感叹号)
【群主】紫堂陆:“有些事情家族里是要有人去做的,你不清楚不要随意行事。”(红感叹号)
【群主】紫堂陆:“你这家伙,可要好好活着啊!”(红感叹号)

     〖紫堂家族参赛者群(本群共1人)〗
[……【群主】紫堂陆将本群转让给【潜水】紫堂幻……]
[……【活跃】紫堂陆因被回收被移出本群……]
【群主】紫堂幻:“……谢谢你。”(红感叹号)
【群主】紫堂幻:“我看到了。”(红感叹号)

【冷cp】我那些年吃过的邪教

①冰糖莲子兄x洗头姐
    这个出自汪曾祺的《跑警报》,西南联大唯二不跑警报的,想想他们在没有别人的学校里,孤男寡女……都是胆大淡定的人,能不擦出点火花?
    下面是原文:
    “联大同学也有不跑警报的,据我所知,就有两人.一个是女同学,姓罗.一有警报,她就洗头.别人都走了,锅炉房的热水没人用,她可以敞开来洗,要多少水有多少水!另一个是一位广东同学,姓郑.他爱吃莲子.一有警报,他就用一个大漱口缸到锅炉火口上去煮莲子.警报解除了,他的莲子也烂了.有一次日本飞机炸了联大,昆明北院、南院,都落了炸弹,这位郑老兄听着炸弹乒乒乓乓在不远的地方爆炸,依然在新校舍大图书馆旁的锅炉上神色不动地搅和他的冰糖莲子.”

②傅聪x杰维埃茨基
    来自《傅雷家书》,傅聪和他的波兰钢琴老师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吃这个cp啊!!!就是感觉老师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其实很关心傅聪,傅聪也很尊敬老师,而且都有才华。并且我爱师生年下……
    下面是原文:
    “这里有比杰维埃茨基教授艺术家得多的教授,但好钢琴家却不是好教授,如什皮纳尔斯基,查索罗夫人等,都是很好的钢琴家,但以教授而论,却不如杰维埃茨基多了。”
    “说到脾气,我不得不说,杰维埃茨基教授的脾气实在算是大的了,但是我们做学生的却从来没有因此而抱怨。”

③林则徐x魏源
    小高考复习历史书时找到的亮点,虽然历史书其实全书都是亮点,但是这对真的好萌!“你未完成的事业由我实现”这种感觉真的好棒!
    下面是原文:
    “鸦/片/战/争期间,林则徐遭革职,被发往新疆‘赎罪’。途经镇江时,他会见魏源。故友相逢,同宿一室。林则徐将一些有关外国情况的资料交给魏源,希望他为救国御侮筹谋划策。第二年,魏源编撰出《海国图志》五十卷。”

【金瑞】有病的脑筋急转弯

⒈    金因为半夜刷剧,一个周末的作业都没有写,在凌晨三点垂死病中惊坐起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!!要死了!!!”
        “够了金!大半夜不要吵!”
        还好金有个排名第二的发小。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~作业借我抄一下呗~(星星眼)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格瑞屈服了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惨剧就是答案抄错了行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。
        丹尼尔老师一脸纠结,看着金前半面全对,后半面全错的卷子,犹豫了一下,大概是想找一个形容词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他才下定决心说: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张卷子……很大啊”
        (打一地理专用名词)

答案:昼夜温差





  

【雷安/凯柠】安莉洁说她找了一个炮/友

        双安兄妹设定,耀安师兄弟设定(在下知道是惑,但是实在不知道惑是什么样就用了耀哥的设定)。
        先心疼一下躺着也中枪的耀哥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最近找了一个炮/友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乖乖地坐在椅子上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手上的茶杯把手已经被掰断了了。
        诡异的沉默弥漫着。
        正在洗碗的雷狮从厨房探出头来:“诶?小丫头长大了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闭嘴洗你的碗!你已经欠了五周了!”安迷修没好气地回头吼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切……咱们俩计较这么多干什么……好好好我洗!我洗!”收到安迷修怒火的雷狮秉着晚上再算账的想法回去洗碗了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缓缓地吸了一口气,竭力抑制着自己内心把某个不知名的小混球打爆的想法,表情扭曲地问安莉洁:“莉洁,告诉哥哥,你为什么要找炮/友?那个混……咳,炮/友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的超预感在这时得到了体现,她感觉到现在的情况不对劲,停顿了半刻,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:“因为自己玩不好玩,和别人一块比较好玩。”
        信息量有点大,安迷修觉得自己需要缓一缓,他反复深呼吸,最后假装淡定地喝了一口茶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你已经自己玩过了?觉得不好玩所以去找了一个炮/友?”雷狮在安迷修喝水的时候抢了他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被呛着了:“咳咳咳……雷狮你咳咳……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!赶紧洗碗!”
        “自己管不好妹妹拿我撒气……回头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淡定,淡定,安迷修你要淡定……
        平复好心情,安迷修正视安莉洁:“莉洁啊,你是怎么知道这个……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这不是你和耀哥以前经常玩的吗?当时你还说我太小了不能玩……”安莉洁一脸茫然。
        “咣当――”碗碎了一地。
        “噗――”安迷修嘴里的茶喷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跑过来,满手泡沫地扯着安莉洁的衣领:“小丫头你说清楚!怎么回事?!”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你放开我妹妹!别听她乱说唔……(被捂住嘴)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闭嘴!老子待会儿找你算账!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就是以前哥哥10岁就经常和耀哥一块玩这个了,过年多一点,平常少一点。一般在哥哥师父的院子里,有时去后面的小巷。”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他们不在屋里?”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师父嫌他们吵,而且还破坏家具,叫他们出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呵,看来挺激烈的吗?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一开始可害怕了,一直抱着耀哥的腰不撒手,有时还哭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脑海里想象着小小的安迷修被弄哭的样子……
        很好,神近耀是吗,你死定了!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奋力挣脱了雷狮,试图解释:“不是这样啊!我和师兄真的什么都没做啊!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一把扛起安迷修:“有什么话在床上再说吧!”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雷狮你放开我!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锁上了门。
        留下一脸无辜的安莉洁和全程插不上嘴的卡米尔面面相觑。
        “咳,我先去找我炮/友玩了。”安莉洁先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卡米尔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对所以决定保持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凯·炮/友·莉(一脸难以言喻):“所以,你和你哥说了之后他和雷狮就去妖精打架了?”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(无辜):“是啊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凯莉(无奈叹气):“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是真天然还是假天然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:“算了!我们去打/炮吧!”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凯莉:“说了多少次了这叫摔炮!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记得以前在360浏览器的每日笑话上看到说其实炮/友是一起玩摔炮还是鞭炮的朋友……这里就想玩一下梗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

【雷祖】冬日里的烤红薯

        应一朋友的要求,写了雷祖,结果他们连名字都没有出现……至于那个孩子……大概是嘉德罗斯,主要是艾比视角 @Rotting大帅笔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冬天的夜晚来的特别早,艾比刚下课,就发现天空已经是如墨一般的黑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伸出手,感觉手心一阵凉意,低下头,发现地上已经铺上了一层白,如棉花一样,十分柔软,但并没有那么温暖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没有穿雪地靴,所以被雪融化成的水打湿了鞋,脚冻的发凉, 偏偏这时她的肚子叫了,饥饿让她更加难受,但她没有办法,只能走的快一点,好尽快回家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一阵烤红薯的香味飘了过来,让人可以想象红薯被烤得开裂,从里面流出甜滋滋的糖汁。艾比吞了吞口水,寻找着香味的来源。
        离她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黑乎乎的大炉子,上面摆着几个看起来香喷喷的烤红薯,艾比快速地走过去,发现旁边没有人,她张望着四周,轻声问道:“有人吗?”但是她的声音太小了,根本没有人回应,她只好加大了声音问了一遍:“有人吗?!”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小三轮车上坐着一个绿头发的女人,看起来很是疲惫,怀里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小孩子。听到安莉洁的声音,似乎想站起来,可是那个孩子动了一下,像是要醒了,她只好又坐下,拍了拍孩子,轻声唱了几句,孩子才安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她才来得及回答安莉洁的话:“你想要哪一个(红薯)就先挑出来!”
        这时,一个红头发的男人走到那个女人旁边,伸手逗了逗孩子,绿头发的女人打开他的手,悄悄指指艾比。
        “别逗孩子了,那边还有客人!”
        红发男人走过来拿起秤,抬头热情地笑着问艾比:“你要哪一个?”
        艾比刚想回答,突然有一对情侣走过来,女的那个拿起一个问:“这个多少钱?”
        突然被插队的艾比有点发愣,这时那个情侣里的男的看到了艾比,扯了扯他女友的衣服,小声提醒到:“你让那个小姑娘先挑。”
        但是女生没有听她男友的话,哼了一声,低头挑自己的烤红薯。男生不好意思地向艾比笑了笑,等他女友买好了就付钱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瘪了瘪嘴,又不好意思骂人,只好作罢。
        她低头,准备挑出自己刚刚看中的红薯。突然,一个高大的男人可能是没看到太小只的艾比,直接上前来挑,艾比被他挤得后退几步,又因为地面太滑,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,羽绒服上都粘上了雪水,湿漉漉的。
        高大男人这才注意到艾比,但是碍于面子没有道歉。手里拿着自己挑的红薯,问红发男人:“这个多少钱?”
        红发男人注意到了艾比的状况,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问艾比:“小姑娘你没事吧?!”
        艾比爬了起来,低头看见自己狼狈的羽绒服,一肚子火气发不出来。抬头看着那个插队的男人,发现他手上拿的就是自己之前本想挑的红薯,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怨愤了。偏偏那个人走得又太快了,很快就没影了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回想自己刚刚遇见的两次插队,第二个插队的还拿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越想越气,发泄似的踢了脚边的石头,扭头就走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红发男人连忙挽留:“诶小姑娘你到底想要哪一个?我给你称!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想要那个小的!但是被刚才那个男的拿走了!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了!”艾比把自己的愤怒全都发泄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绿头发的女人怀里的孩子似乎被吓到了,放声大哭起来。绿头发的女人连忙哄起来,轻轻拍着孩子: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红发男人不住地回头看,但嘴里里还挽留着艾比:“小姑娘你可以换一个啊!别伤心!”
        艾比恨不得就此离开,但是看着红发男人紧皱的额头和焦急的神色,内心的顽石不知为何就被火烧熔化了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她叹了一口气,低头随便挑了一个:“就这个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红发男人高兴地给她称好了那份,然后递给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接过红薯,红薯刚刚烤好,还是暖呼呼的,艾比小心地撕开一层皮,一股浓烈的甜香弥漫开来。
        卖红薯的夫妇这时坐在一起,红头发的男人正搂着他的妻子,两个人窝在一块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悄悄地笑了,转身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定要幸福啊……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【雷安/卡柠】所以说你们到底谁是直男

卡柠的场合
柠(好奇):“卡米尔,为什么我在你手机列表第一个?”
卡(什么都没做只是因为安莉洁名字自动靠前):“因为我觉得你是最重要的,所以把你放在最前面。”
柠(脸红):“诶……”


雷安的场合
安(疑惑又警惕):“恶党,我的名字为什么在你列表最前面?你是不是想干什么(=_=)坏事?!”
雷(特意把安莉洁名字前加了一个b往后移):“傻逼骑士你智障了吧?你的名字开头a肯定靠前啊!”
安(本来还有点期待什么):“……哦。”

卖手机的裁判球:“……所以说你们谁是直男?”

【金瑞】当作者不更文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

⒈“格瑞啊,跟你说个事。”
    “老板,什么事?”
    “这里有个作者要给你带一下,但是……他可能更文很慢,所以……需要你去催稿。这是他的资料。”
    格瑞看了看那沓资料,第一页的第一行写着那个作者的姓名:金。


⒉“金,你该交稿了。”
    “啊……啊啊??啊!对……对不起格瑞!我还没有写好。”
    “你昨天干什么去了?昨天你不是说在赶稿吗?”
    “我……我的确在写,但是太冷了我就去床上写了……就……就睡着了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”


⒊“金,你该交稿了。”
    “对不起格瑞!我刚才在玩俄罗斯方块!忘了这件事了!”
    “……我记得你两个小时前就在玩吧?你玩了两个小时?!”
    “……我……我马上把游戏删了!”


⒋“金,你该交稿了。”
    “我……我刚刚刷了一会儿头条……对不起我马上去更!”
    “……(#手机百度可以删吗#)”


⒌“金,你该交稿了。”
    “格瑞我跟你讲!我家附近有家店卖的包子可好吃了!队伍排的老长了!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!”
    “……交稿。”
    “……对不起……我还在排下一列……”


⒍“金……这次你又有什么事?!”
    “那个格瑞啊……我姐催婚了……我……”
    “你怎么了?”
    “我……我说我有女朋友了……就……就报了你的名字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唉!格瑞,要不你穿女装来我家应付一下我姐呗!这样我就可以更文了!”
    “……滚。”